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次坞打面
作者:清风徐徐  2019/8/19   被浏览 1174 次  评论 0
 次坞小镇,毗邻杭州,四面皆山。次坞人的手工打面,佐以雪菜,冬笋,茭白,肉圆,蛋卷等当地食材做浇头,吃起来特别有味。

许多又老又旧的巷子,城市的某一个僻静角落,往往都有一家装修简陋的次坞打面店,几个凳子,三五张桌子,外间坐客,里间打面烹饪,逼仄的店铺,并不显山露水的门面,但吃客却如流水,络绎不绝。次坞打面店在大江南北的大街小巷生根发芽。

一碗上好的次坞打面,烹饪时得两只锅同时进行,一只锅煮面条,另一锅炒浇头。店主左右开弓,猛火热油,片刻,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便端上桌了。吃面的一边噗噗吹热气,一边呼啦呼啦趁热吃完,吃得酣畅淋漓,干干净净。

细观次坞打面的制作,制面也成了一件家常却极有意义的事情。原来,这面真是用棍"打"出来的,难怪韧性十足。一团面粉和好后,等待它的不再是平常的擀面杖,而是一根长长的铁棍子,铁棍的一头固定住,制作时将铁棍不停地往下压打,随着一阵一阵"啪啪啪"的声音,面团成了薄薄的面皮,然后折叠起来,切成长长的面条。

这场景让我想起外婆的手擀面。每年的暑假,我都要去外婆家。那时小麦新收,外婆拿着麦子去村里的加工点磨面粉,然后用这些面粉做手工面给我们吃。浇头大多是自制的腌九头芥,加上洋芋艿之类的蔬菜,再讲究点,无非炒几个鸡蛋皮。我和表哥、表姐几只馋猫,早早围在灶头前,盼着那面快点做好。做手工面需要好长时间,外婆总要揉个大半天,她总说面不揉透,面条会没韧性。那时,对我们来说,幸福就是外婆的一碗面,只要有面吃,绵长的日子也将变得单纯滋润。

江南美食总有颇多故事。相传,南宋时期宫中御厨房的一个面点师不知何故流落到次坞乡间,于是,打面这种北方的制面手艺在次坞一带流传起来。

六百多年前,朱元璋征战天下途经次坞,在路边一小面馆尝过这里的打面后,赞不绝口,念念不忘。及至登基后,这位洪武帝便敕令店主进宫制作,又传旨赐名此地的手工面一一“次坞打面”。也许,这只是一个民间传说而已。

那年,表哥刚满十六周岁,顶职去了甘肃陇南,从此扎根在大西北,一去几十年。在陇南,说到面,那便是一碗分量极足的杠子面。面和好了便用杠子去擀压,压面用的杠子是根长约2米,十几公分粗的木棍,木棍的一头固定在墙洞里,人骑在另一头来按压,杠子压出的面薄如纸,韧如绸,与严实劲道的次坞打面如出一辙,不过,吃了几十年,表哥好像还是没吃惯杠子面中的西北酸辣味,每次电话总是提起次坞打面。这些年,表哥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几千公里的路程,飞机汽车辗转十几小时,每次一回来,他就风尘仆仆赶着去吃次坞打面,这是为什么?我一直没想明白。

闲来翻看古清生的文章,方顿悟。这位美食作家说过:“人都有一种味觉固执,坚守故乡的味觉比永久还久,故乡,或许就在味蕾上。”我想,次坞打面对表哥而言,其实是一种深埋心底的味道,他的味觉之上有淡淡的乡愁。

在城市陌生而冷峻的瞳孔里,有一个个奔波劳累的身影。无论你走多远,一种记忆中的面香,一种最家常的食物,会让人温暖,让人思念,能使你的疲惫不堪的身心得到极大的熨帖,重新获得力量。

寻常巷陌,人间烟火,我喜欢时光留在这儿的印痕。在次坞打面店吃面时,我发现,开店的一般都是夫妻俩,丈夫打面妻子烹饪,夫唱妇随,配合默契;而吃面的,有行色匆匆的工薪族,也有开着奔驰宝马的大款;有衣冠楚楚的政府官员,也有穿着朴实的普通市民,虽然身份各不相同,生活也天壤之别,但此时,在一碗次坞打面面前,不分彼此众生平等,都是一样的饕餮食客,他们只顾对付眼前的面,直到汤也喝得一滴不剩。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